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孤翁钓雪亭(中校的博客)

——孤翁钓雪释超然,不畏江亭冽朔寒。日暮东风听韵曲,歌声飞荡月宫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 我家的猫  

2009-08-09 14:40:02|  分类: 原创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家养了两只猫。一只黄的,一只黑的。黄的身上带有深色条纹,深浅适度,看上去非常好看,是只女猫。黑的只在四脚有点点白色,全身黑亮发光虎头虎脑的,惹人喜爱,它是男猫。它们和谐相处,从不打架。俨然就是我们的家庭成员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它们的出入,爷爷还在外屋门后挨地的位置通了一个洞,里外都拉上布帘,以防冷风从外面进入。它们非常仁义,生活也有规律。晚出早归风雨无阻。那时野外的食物也多,基本能自给自足,只在中午喂一顿。每天一大早我们哥俩在睡梦中,它们都会酒足饭饱的分别钻进我们的被窝里,朦胧中听到它们的呼噜声。它们的呼噜很有节奏。听奶奶说,这是它们在骂包公:“许送不送、包老爷杂种。”但这声音却成了我们的催眠曲。我们起床梳头洗脸,它们也起来梳头洗脸。或坐在窗台上或坐在炕头上,面一定要对着阳光。小手在头上不停地梳理,还用舌头舔遍全身,尤其是四脚,样子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一天早晨,我们哥俩和猫刚刚起床,就听到外面邻居簸箕嘴婆婆大声嘶哑地吵喊:“你家的猫把我家的兔子给吃了,你得陪我们!”奶奶说:“我家的猫在家里呢,怎能吃你家的兔子啊!”这时我们哥俩一人抱一个猫走出去。“你看,我家的猫在这呢。”奶奶说。“反正是你家的猫吃的,一定得赔我们!”“无凭无据我凭什么要赔你?”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停。听到喊声赶来的四邻都愤愤不平:“有啥根据啊!”“他家的猫来回走正路过我家的兔舍,不是他家的猫还能有谁?”看她那凶神恶煞的不可理喻的样子,大家都劝我奶奶,“别理她,回去,用狗屎臭她。”就这样各回各家散了。

    我们以为事就这样算了,晚上爷爷在外干活回来,簸箕嘴婆婆又找上门来:“这回当家的回来了,你说该怎么赔我吧。”爷爷听了事情的原委后,叹了口气说:“咳,大嫂子,你别吵了,今晚我把这两只猫远远地送走,你养兔子我们再不养猫了,过后卖点鸡蛋赔你,行不?”“这还是个老爷们。”说完扭头晃脑的拂袖扬长而去。看到听到了这一切的我们哥俩顿时大哭起来:“为什么,为什么?”爷爷无奈地把我们哥俩哄到屋里说:“孩子,你们还小,不懂事,等长大了你们就会明白的。”我们哥俩从来就听话的,晚饭也没吃,满腹狐疑的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乃至以后,再也没有见到这对可爱又可怜的小猫。

    我们长大了,我们明白了,明白了什么?我们哥俩心领神会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6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